独堂雅奕

每天都在跪触orz

[日本军官×共军卧底]5——6

    ·
   
    “将军,今天怎么没把你家那个宝贝带出来了?”酒会上,身着西服的俊雅男子手持酒杯和一脸冷淡的川崎调笑。
   
    “殿下有空管这些不如多管管自己的婚事。”川崎凉凉地看了一眼会场里各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见男子脸上泛起愁怅,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笑意。
   
    “舅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笑!”城景皇子瞪他,“我要和皇祖母告状,凭什么作为长辈的你都没结婚,我就得结!”
   
    川崎冷冷看了他一眼,不为所动。
   
    城景尴尬地瞪他半天,最后怂了,只能掩饰性的喝完酒,讨好地凑过去认错,“小舅,没生气吧?我又不会真去告状,就算告了祖母她老人家对你有愧也不敢逆着你啊……话说那个中国人哪天你带出来我们一起去西野町玩玩呗?那里的调教工具……”
   
    “看来是得去和天皇说一下了,大皇子不到二十就对妓院这般了解,平日里在学校没少和狐朋狗友一起出去鬼混吧?”川崎放下酒杯,语气冷淡,眼中尽是危险。
   
    明白自己又说错话的皇子灰溜溜地跑开了。
   
    ·
   
    “怎么都没吃点?”从宴会上回来已是午后两点半,川崎皱眉看着桌子上结了一层膜的白粥,看着仍然趴着床上装死的赵寻。
   
    “要我喂你是吧?”川崎低低笑了一声,说不清是调情还是威胁。
   
    赵寻身板子一僵,回头瞪了正在脱掉外套的川崎一眼。
   
    川崎解下腰带,修长的军装风衣被他漫不经心地扔在沙发上,一边解着衬衣的袖口一边朝赵寻走去。
   
    “你还敢跟我置气?”川崎扣住赵寻的下颚,狭长的眸子微阖,语气陡然阴森起来,“别忘了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赵寻被狠狠恶心了一把,偏头躲开川崎的唇,不知怎么就触动了身后的伤,痛得直冒冷汗。
   
    川崎拉开被子,赵寻小麦色的身体便暴露在空气里。全身尽是青青紫紫的吻痕,看起来颇为色气,挺翘的臀部更是惨不忍睹。川崎顿了一下,又为他盖上被子,出门找副官吩咐了两句句,又转身进屋。
   
    “昨晚是我过了。”川崎坐在床边,看着背对他的赵寻淡淡道。“赵寻,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你留在我身边这么久?”
   
    赵寻心跳瞬时加速,这个问题……他早些时候也是疑惑的,他摸不清川崎凉泽到底是不是早就知晓他的身份了,更加不明白川崎为什么会留他这么久。
   
    多少次他都差点露馅,可一向机警的川崎却如同真的什么没发现一样,反倒为了一些旁枝末叶的小事将他狠罚一顿。
   
    如今他隐隐明白,却更加不敢相信。
   
    川崎凉泽!这个冷血又蔑视中国人的家伙居然会中意他这个汉奸?!
   
    赵寻想呻吟出声,可是这种情况他要怎么跟组织汇报?
   
    “想明白了么?”川崎的声音仍是淡漠的,赵寻却第一次发现这个人真正的恐怖之处。
   
    那些什么屠杀,血腥场面还真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这个人的心思!这个人蒙蔽了他和他身后的组织两年!
   
    “说话。”
   
    “我……”赵寻的冷汗冒的更多了,就在他恨不得直接抢过川崎手中正在把玩的匕首直接和川崎同归于尽时,门外的声音响起。
   
    “将军,您吩咐的药和粥准备好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