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堂雅奕

每天都在跪触orz

师徒年下(bl粮)

然而岁月老去,人心难测。
   
    他终究是没能看透远修。
   
    他以为自己做的已足够好,好到能补偿远修失去双亲的仇恨。
   
    三百年,他以为这个漫长的时间能洗去所有的怨恨和痛苦。
   
    但是他错了,那三百年就像一场大雪,只将那最不忍直面的往昔轻轻覆盖,终有一时,冰雪融化,被掩埋的回忆涌上心头,藏在心底里的仇怨苏醒,潜滋暗长,最终冲破云霄。
   
    他咳了咳,血腥味直冲鼻喉。
   
    远修仍是一身黑,黑发被风吹的凌乱,真是,老不爱束发怎么能行,以后他不在了还有谁能管的住他……
   
    眼前的景象有些渐渐变得模糊,他看见远修走向他。
   
    于是强撑着直立,三百年他都是一个以身作则的好师傅,直到最后他也不忘在远修面前端着架子。
   
    远修一如既往地冷面寡言。
   
    他无奈,到这个时候还要累他开口道别。
   
    “往后……要记得束发,修仙……之人披头散发成何体统。”想到远修已堕入魔道,他顿了一下却坚持着说下去,不管怎样远修毕竟是他的弟子。
   
    本想用严厉的语气训教远修,奈何残败的身体却不容他所想,于是,说出来的话便好似情人间的喃语。
   
    他有些窘迫。
   
    远修没有说话,他也看不清远修的表情。
   
    “你打伤了一百七十位同门师弟师妹,念在你没伤他们一人性命,我不取你性命,但门派也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我以残害同门之罪将你逐出师门,你走罢。”他略略缓了缓,觉得还能撑得住片刻,大约远修离开门派山门前时。
   
    远修还在走近,他咬破舌尖,疼痛令他暂时拥有短暂的清明:“洛远修,离开云浮山!”
   
    “师傅……”远修在一步之外堪堪停下,依旧是清冷的声调。
   
    他费力地抬剑抵住远修。
   
    “真是……你总是这么倔。”远修叹了口气,随意伸指点了他的手腕,被他用尽全力握住的剑便脱手落地,发出一声铮鸣。
   
    远修将手覆在他的头顶。
   
    心中寂然,他静静闭上眼。
   
    错过远修眸中那抹无可奈何的笑意,后颈一疼,他向远修怀中倒去。
   
    低头轻轻蹭了蹭怀中人的发顶,远修咬破舌尖,将一滴精血渡进他口中。
   
    血契结成。
   
    从此,你便与我同生同灭,相伴相随,再也……不能离开我。
   
    我的师傅。
   
    没了那碍人的宗门,没有了那些总想和我抢你注意力的师弟师妹们,你就能乖乖和我在一起了吧?
   
    远修扬起一抹笑,暗金色的眸子紧紧锁定那张逐渐恢复血色的脸。
   
    他本就是魔,早该这样做了。
   
    不是么?
   
    ————#悲催的师傅没搞明白熊孩子突然暴走伤人为哪般,错误的理解不仅赔了师门还把自己赔了进去#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