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堂雅奕

每天都在跪触orz

七月·粮

  (非美强,不喜勿点)
  貌美狠毒神经病攻×二货暴躁受

   
    胡祺记忆中最后一次看见白禹哲那妖孽是在五年前的药言庄里,师傅难得被人气的跳脚,动了真怒,将白禹哲逐出药言庄。
   
    白禹哲偷练毒物,并在同门身上试毒,令其成了废人。
   
    胡祺在人群中听得心惊肉跳,他记得那个被下毒的同门,就是他们的二师兄,因为嫉妒白禹哲是师傅最器重的弟子便十分不爽,见了面总要挑衅一番,然白禹哲也不是个谦逊的主,每次见着二师兄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开口说出的话更是令人恨得牙痒痒。
   
    这些倒还不算什么,令这种紧张的关系直接爆炸的导火线是——二师兄喜欢的妹子和白禹哲好上了,更要命的是不过两三日白禹哲就对那姑娘厌烦了,不管那姑娘寻死觅活求他也没令白禹哲有半点触动。
   
    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二师兄哪咽得下这口气,召集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寻白禹哲的麻烦。
   
    白禹哲平日里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这次之所以能招到这么多人就是因为白禹哲积怨积得太深了,一部分为了给那个在庄中头衔为第一美人的姑娘出口恶气,一部分是纯粹看白禹哲不爽太久难得有个组团讨伐妖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然而结果是……
   
    几百号人全倒下了。
   
    白禹哲抱着胸用脚尖勾起二师兄的头,缓缓笑道:“你太令我感到恶心了。”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二师兄被废,那天组团的团员浑身瘙痒七日,欲仙欲死。
   
    胡祺和白禹哲也不对付,之所以没去,倒不是因为良心未泯,全是因为——因为他在那一天前就被白禹哲整得拉了一天肚子,组织讨伐妖孽结果被敌人歼灭全军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捂着菊花问候白禹哲全家呢。
   
    往事不堪回首啊……
   
    药言庄在整个中原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庄里随便拉出一个小弟子都是医术高手,庄里也不限制弟子们的自由,哪天兜里没钱了就出个山亮出个药言庄的腰牌在地上坐会儿,不消片刻肯定会有人捧着重金巴拉巴拉地求医。
   
    胡祺接了王家的重金,着手医治王家千金大小姐疯狂脱发的怪病,观察了几日,胡祺只能得出大小姐不是受了诅咒而是中毒这个结论。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
   
    直到见到多年不见的白禹哲时他才恍然大悟,以前他有在白禹哲的千毒录里看见这种毒来着。
   
    五年不见,白禹哲的长相愈发向妖孽靠近。
   
    只是光站在那就有种令人迷眩的妖力。
   
    妖精!
   
    胡祺暗暗叫了一声。
   
    “哼,白师弟好久不见。”胡祺想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天便气得牙痒。
   
    白禹哲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么说便将门关上了,那力度,活像在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奇了!
   
    胡祺眼睛一亮,从来只有别人绕着白禹哲走的份,什么时候轮到白禹哲躲别人了?胡祺的鲜血沸腾,觉得大仇即将得报。
   
    多年之后,胡祺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被自己蠢哭。
   
    “滚开!”白禹哲哑着嗓子低喝,一张俊脸绯红,烟波流转之间便可勾魂摄魄。
   
    胡祺扑在白禹哲面前的门板上,看了一会儿死死掐住大腿才忍住没笑出来。做为一个医者听这声音他就意识到白禹哲这般躲着他是为何了。
   
    “看来师弟正忙,那师兄我改天再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夭寿啦!药言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鬼才中春药了!哈哈哈哈!胡祺心中笑得打滚。
   
    “我改变主意了。”只听一声冷笑过后,胡祺的后领便被扯住,胡祺猝不及防倒在白禹哲身上,没等他站起来白禹哲就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胡祺只能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白禹哲关好门,一张妖精似的俊脸浮起温柔地笑,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已经完整的话:“师、师弟、你别冲动、唔……”
   
   
    ——————
    嗯,没了,又是瞎几把写的一点小段子,不用催后续了,因为肯定没有(疲惫的微笑.jpg)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