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堂雅奕

集训中,更新暂停。

七月·粮

  (非美强,不喜勿点)
  貌美狠毒神经病攻×二货暴躁受

   
    胡祺记忆中最后一次看见白禹哲那妖孽是在五年前的药言庄里,师傅难得被人气的跳脚,动了真怒,将白禹哲逐出药言庄。
   
    白禹哲偷练毒物,并在同门身上试毒,令其成了废人。
   
    胡祺在人群中听得心惊肉跳,他记得那个被下毒的同门,就是他们的二师兄,因为嫉妒白禹哲是师傅最器重的弟子便十分不爽,见了面总要挑衅一番,然白禹哲也不是个谦逊的主,每次见着二师兄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开口说出的话更是令人恨得牙痒痒。
   
    这些倒还不算什么,令这种紧张的关系直接爆炸的导火线是——二师兄喜欢的妹子和白禹哲好上了,更要命的是不过两三日白禹哲就对那姑娘厌烦了,不管那姑娘寻死觅活求他也没令白禹哲有半点触动。
   
    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二师兄哪咽得下这口气,召集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寻白禹哲的麻烦。
   
    白禹哲平日里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这次之所以能招到这么多人就是因为白禹哲积怨积得太深了,一部分为了给那个在庄中头衔为第一美人的姑娘出口恶气,一部分是纯粹看白禹哲不爽太久难得有个组团讨伐妖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然而结果是……
   
    几百号人全倒下了。
   
    白禹哲抱着胸用脚尖勾起二师兄的头,缓缓笑道:“你太令我感到恶心了。”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二师兄被废,那天组团的团员浑身瘙痒七日,欲仙欲死。
   
    胡祺和白禹哲也不对付,之所以没去,倒不是因为良心未泯,全是因为——因为他在那一天前就被白禹哲整得拉了一天肚子,组织讨伐妖孽结果被敌人歼灭全军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捂着菊花问候白禹哲全家呢。
   
    往事不堪回首啊……
   
    药言庄在整个中原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庄里随便拉出一个小弟子都是医术高手,庄里也不限制弟子们的自由,哪天兜里没钱了就出个山亮出个药言庄的腰牌在地上坐会儿,不消片刻肯定会有人捧着重金巴拉巴拉地求医。
   
    胡祺接了王家的重金,着手医治王家千金大小姐疯狂脱发的怪病,观察了几日,胡祺只能得出大小姐不是受了诅咒而是中毒这个结论。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
   
    直到见到多年不见的白禹哲时他才恍然大悟,以前他有在白禹哲的千毒录里看见这种毒来着。
   
    五年不见,白禹哲的长相愈发向妖孽靠近。
   
    只是光站在那就有种令人迷眩的妖力。
   
    妖精!
   
    胡祺暗暗叫了一声。
   
    “哼,白师弟好久不见。”胡祺想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天便气得牙痒。
   
    白禹哲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么说便将门关上了,那力度,活像在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奇了!
   
    胡祺眼睛一亮,从来只有别人绕着白禹哲走的份,什么时候轮到白禹哲躲别人了?胡祺的鲜血沸腾,觉得大仇即将得报。
   
    多年之后,胡祺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被自己蠢哭。
   
    “滚开!”白禹哲哑着嗓子低喝,一张俊脸绯红,烟波流转之间便可勾魂摄魄。
   
    胡祺扑在白禹哲面前的门板上,看了一会儿死死掐住大腿才忍住没笑出来。做为一个医者听这声音他就意识到白禹哲这般躲着他是为何了。
   
    “看来师弟正忙,那师兄我改天再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夭寿啦!药言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鬼才中春药了!哈哈哈哈!胡祺心中笑得打滚。
   
    “我改变主意了。”只听一声冷笑过后,胡祺的后领便被扯住,胡祺猝不及防倒在白禹哲身上,没等他站起来白禹哲就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胡祺只能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白禹哲关好门,一张妖精似的俊脸浮起温柔地笑,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已经完整的话:“师、师弟、你别冲动、唔……”
   
   
    ——————
    嗯,没了,又是瞎几把写的一点小段子,不用催后续了,因为肯定没有(疲惫的微笑.jpg)

漁:

为今年暑期7.13上映的#电影大护法#画的。金刚怒目的大护法,千人千面的花生人。在电影里的世界光怪陆离,奇诡旖旎。但剥丝抽茧下竟然是…………暑假影院见(不要带小孩子去哦) 细节九图连发

平凡人13


·

不等他再嘲讽些什么,扣门声突然响起。川崎看着赫蒂斯胜券在握的神色忽然紧张了起来。

赵寻……

……

赵寻!

川崎失魂落魄地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床是早先为了赵寻休息准备的,本身他是睡不惯这种太过柔软的床。这个房间里还有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存在,不知不觉赵寻入侵他的空间越来越大,他也一再宠让着赵寻,赵寻性子刚硬,不会将自己的需求说出来,他便下了心思去观察赵寻,了解他的喜好。

这辈子他还未曾这般真心对待过谁。

他一开始便知道赵寻是卧底,也明白赵寻内心至始至终都在恨自己。

不过他从不在意,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并不一定需要对方配合。

以前做错的事已经不可能挽回了,他便费尽心思地去宠着赵寻。对于心里早就扭曲的他来说,没将赵寻囚禁在除了自己以外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已经算是他……爱着一个人能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赵寻那种性子若是被他囚禁起来肯定会拼个两败俱伤也要逃走,虽然他有能力将人抓回来,只是那样赵寻整天就只会想着怎么寻死摆脱自己了。

只是想想他便觉得不能忍受。所以他宁愿让赵寻带着复仇的目的留在自己身边。

他甚至能感受到前些日子赵寻已经开始对他软化了。

可今天赵寻便在赫蒂斯的帮助下逃离了自己身边。

·

“还在想你那小情人?”赫蒂斯在他办公桌上扔下一张报纸。

川崎只看了一眼,呼吸便是一窒。

东北军械库一夜之间竟被洗劫至净!

川崎背脊一阵发冷。东北军械库对于现今的日本来说何其重要,皇室定会追究所有主事人的责任,哪怕是他这个有皇室血统的将军。

“你若是想活着,那便收拾收拾东西随我回去。”赫蒂斯看着面色灰白的川崎,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是你把这秘密告诉他的吧?再一次被背叛的感觉如何?”

“闭嘴!”川崎有气无力地喝了一声。

“好吧,恼羞成怒了呢。”赫蒂斯笑道,“如果我是你 我就会选择当下便动身去美国做一个豪门世家的继承人,等到所有权利都收归于己时再把背叛的人抓回来慢慢教训。”

川崎闭上眼面色紧绷,赫蒂斯给出的诱惑确实够令人动摇。

赵寻……

“好。”



集训太累了,这文没法更了。
感谢喜欢过这篇文的大家。

百无一用:

我爱你们

莫竹明: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炸个尸,感谢你们对我这个懒鬼不离不弃,你们不会知道有很多东西我都是准备丢一个开头就跑的,看着小红心和评论才会不停的督促自己往下写orz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九月缟素焚:

嗯,也是这样,谢谢你们每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更谢谢每一条评论!是你们给我继续写的动力!٩(˃̶͈̀௰˂̶͈́)و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平凡人》11

接上章,520福利2000+剩下的500+
·

晚饭毕,赫蒂斯单独叫了川崎在书房交谈。川崎看着面色拘谨的赵寻,想他是在赫蒂斯面前有压力,让他先回房休息。

“你可真让我吃惊,我的儿子。”赫蒂斯点了根雪茄,语气冷淡。

没有外人在,川崎也不打算和他客气。“有什么话可以开始说了,没空和你玩父慈子孝这码戏。”

赫蒂斯也不甚在意川崎的态度,兀自拿出一个黑色绒布袋,轻扔在茶几上。“打开看看,我想你会需要这个。”

川崎解开绳子,一枚镶着黑色宝石的扳指滑到他掌心里。

“这枚扳指代表家族中的大家长,这背后的权利大到你无法想象。要想从中国安全离开,首先你得戴上这枚扳指。”

川崎瞳孔微微一缩,他当然知道这枚扳指意味着什么,那是赫蒂斯的家族几世下来积攒的财富和权利,赫蒂斯能在美国呼风唤雨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这些。

这枚扳指是继承人的信物。

“为什么?”川崎将扳指放回袋子里。抬头冷静地看着赫蒂斯。

对面的男人半晌没有搭话,静静地将雪茄抽完,整理好仪容,才带着微笑道:“你也查到我没有正统继承人的消息了,你觉得我来找你是为什么?”

川崎静默,尽管先前便猜的了,但真正听到这句话时他还是觉得不太敢相信。

赫蒂斯这种人还会缺继承人?

他可是查到赫蒂斯有不少情妇和私生子来着,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血统不纯的混血。

“一群废物罢了。我没必要将努力了半辈子的家产留给那群没脑子的蠢货。”

“……”

“当然,我也有个条件。”

不等川崎变脸,赫蒂斯加深了面上的笑意。

“放弃赵寻。”

——集训。以后就要长弧了,更新随缘。

《平凡人》11

找了个时机,赵寻回到组织报告了川崎给的消息:美国已加入协约国。
组织上下在呆愣了几息后顿时一片欣喜。虽然美国也不什么好东西,但是能帮着镇压这群日本鬼子总归是好的。
“但是……司令,川崎他有逃跑的迹象。”赵寻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川崎他亲自告诉你的?”司令皱眉,很是纠结地想了会儿,“他打算带着你一起?”
“是。但是他没告诉我要去哪。”
“可能是担心你会泄露消息。他这样也算谨慎。”司令沉默了片刻,突然问,“川崎的身份被人掩盖的很好,我们的人现在都没查出他是什么背景,你在他身边这么久了有眉目么?”
“回司令,之前我和川崎见了日本的景城皇子,他叫川崎舅舅。”赵寻顿时想起这件差点就遗忘的事情。
“……这身份,我们还真不好下手。”司令记下川崎的档案,看了半晌长叹一声。
“那我……”
“你继续跟在川崎身边,等到林道元将东北军械库吞下来的时候你就退回来。小心些。”
“明白。”
·
“明天我父亲会来家里。”川崎凑在赵寻耳旁一边舔舐一边说道。
赵寻喘着气,脑袋有些空,迷茫地嗯了一声。“需要小的准备些什么?”
“和我站在一起就好,没必要准备什么。”川崎被他带着情欲的鼻音撩的心头一跳,刚刚发泄的欲望又有抬头的迹象。
“大、大人……不成了……”赵寻还没缓过劲来便被川崎突然的进入吓到了。已经大半夜了 ,再做下去明天绝对爬不起来!
“明日晚些起吧。”川崎轻笑道,低头继续在赵寻身上留下印记。
·
第二日晚间时分,川崎的府邸前果然停了一辆汽车。
赵寻和川崎将车中的主人迎了下来。
“晚上好,亲爱的儿子。”高大俊逸的中年男人优雅地朝川崎笑了笑。
“晚上好,父亲。”川崎用纯正的美式英语回答。
赫蒂斯满意地点了下头,“进屋吧。”
用餐时,川崎将赵寻拉在自己座位边坐下,对着眼中捎带几分诧异的赫蒂斯郑重地介绍:“这是赵寻,中国人。我的爱人。”
赵寻听不懂英文,只觉得餐桌上的气氛陡然凝重起来,吓得他呼吸都下意识放轻了,呆呆的看着赫蒂斯用凌厉地眼神打量自己。
川崎这是说了什么?
为什么我听不懂英语!
“你确定?”半晌,赫蒂斯突然笑了,对着川崎问道。
“是的。”
赫蒂斯仍然挂着那抹意味不明的笑,看了眼赵寻,平静地让川崎传菜。
川崎眉头微蹙,赫蒂斯对他来说相当陌生,他只按着当初在国外学习如何接待贵客的礼仪去接待这个所谓的父亲。赫蒂斯也用着同样亲切而带着疏离的礼节回应他,但赫蒂斯刚才问他的话和神情明显泄露了几分真实想法。
赫蒂斯的表现看起来是想提醒他点什么。
川崎正襟危坐,在等菜的时间里想了想。
几日前赫蒂斯和他通了一次电话,说明身份后,告诉他美国加入协约国的消息。这条消息在美国依然封锁着,虽然在领导高层已不算什么秘密,但在欧亚这边却还无人知晓。
所以赫蒂斯冒着风险给他传递这般重要的消息,便是想令他早点收手,不要赶着去再送死。
二十多年没见过面的父亲第一次相接触就送了这么份大礼,川崎惊讶之余也想了赫蒂斯的目的。
派人查到的消息里有一条令他十分在意——赫蒂斯如今年近五旬,家里却没有一个继承人。
川崎瞬间就想到,这名义上的父亲该不会想着要把他当继承人吧。
假若赫蒂斯真将他当成继承人来考察,那么他的提醒多半就是让他放弃赵寻,找个家世相当的女人传宗接代,好让赫蒂斯的家族继续传承下去。
想到这川崎不禁脸一黑,看向赫蒂斯的眼神顿时带了几分凌厉。二十多年来才接触两次就想控制他的人生,这个父亲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儿子,用餐了。”赫蒂斯带着得体的餐桌礼仪用餐,见川崎正在看自己,微微笑道。
川崎看了眼身旁的赵寻,赵寻抱着碗粥安安静静地吃着,肩头有些发僵,大概是在紧张。
“不要害怕,我就在你身边。”川崎给赵寻夹了一筷他喜欢的菜,用日语轻声安抚他。
赵寻一愣,而后浅浅一笑,点头说了句好。
川崎被这一笑撩地心跳不受控制的跳起来,他家赵寻真是越来越撩人了。

《平凡人》10

[军官×卧底的↑文名就是这个了]
    ·

   
    川崎向来活的随心所欲。
   
    觉得自己有陷进去的危险也是稍稍在意了一会,而后继续放纵。
   
    人生在世几十年,去事宛如梦幻,普天之下,岂有长生不灭者。
   
    就算不能天长地久又如何,能享受眼前的快乐也算是幸福。川崎这么想着,低头便在赵寻耳边轻咬了一口,“你最好不要做的太出格……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跳跃的时间轴)
   
    冬去春来,赵寻得知国军派来的探子准备将日军屯在东北的一整个仓库枪支弹药偷偷吞掉时,失语半晌才对面前那个笑得十分谦逊温文的男人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一整个仓库的军备物资川崎没对他说过,但是他回想起这一阵子陪着川崎开会时听到的消息,也能明白其重要性。
   
    那是皇室掏了国库近三分之二的钱从国外进口来的好东西。这些东西一旦投入到中国战场,那将是不亚于毒气,细菌战所带来的效果。
   
    “林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赵寻平复了一下情绪,力求淡定地问。
   
    “嗯……你先稳住川崎,不要让他看出来我们的计划便好。”林道元作势想了一会儿,笑着和赵寻交待。
   
    “……”感觉被戏弄了的赵寻。
   
    “时候不早了,川崎一个小时没看见你就该发怒了吧?”林道元暧昧地对赵寻挤了挤眼,饮尽杯中茶水,将茶钱放在桌上,起身离去。
   
    ……赵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默片刻,为什么,林道元一个国军卧底会知道他离开一个小时川崎便会发怒?是他查到的还是……日本高层都知道了?
   
    赵寻想到后者,脸顿时一阵青灰。
   
    ·
   
    “阿寻,过来。”昏暗的灯影下,川崎隐匿在沙发上,声线模糊。
   
    赵寻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到,林道元刚给自己透露出的计划该不会这就被发现了吧?
   
    “……大人怎么不开灯?”赵寻在门口踟蹰了一下,不自觉放轻了声音。
   
    “想些事情,没留神就天暗了。”川崎淡淡地说道。
   
    赵寻听出他声音中的疲惫,心下稍稍一惊。最近川崎工作量减少了很多,什么事会让川崎这个永远强势高傲的男人感到疲劳?
   
    “大人碰到烦心的事儿了?”赵寻走近他,将沙发旁的桌上台灯给拧开。
   
    暖黄的灯光悠悠驱散了一方黑暗,川崎似大梦初醒似地瞧了地上的灯光好一会,半阖眸子捕捉到赵寻的身影。
   
    “阿寻,坐下,陪我说会话。”
   
    “……”见今日的川崎状态有些不对,赵寻没敢忤逆他,依言乖乖坐在川崎身边。
   
    “若是我放弃攻打中国,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么?”
   
    赵寻被他这句话骇住了,看着神色清明的川崎镇定地问:“大人这是何意?”
   
    “美国加入协约国,日本必败无疑。留在这迟早被杀。”川崎点了烟,淡漠地说出这句话。
   
    赵寻还不知美国已加入了协约国,听了川崎的话心中一动,有几分欣喜又有几分怀疑。“小的自然会跟着大人共进退,只是……皇室那边……”
   
    “不必担心,我会护着你。”川崎将烟掐灭,随意扔进烟灰缸里。带着令人沉迷的烟味凑在赵寻唇上印了一吻。“只要你乖乖跟着我,我会生命来保护你。”
   
    声音渐渐低沉,赵寻心中一颤,闭上眼任川崎亲吻抚摸,一室旖然。

——
·
“若是我放弃攻打中国,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么?”
·
啧啧啧,这告白多撩人。

[日本军官攻×共军卧底受]9

景城皇子也是日本人中少有的高个子,但比起川崎仍是矮了一头。
   
    赵寻不着痕迹的打量景城,没注意到川崎和景城的谈话内容。
   
    “赵寻,你又发什么呆。”川崎和景城寒暄过,一转头便发现赵寻盯着景城目不转睛地看着,面色稍沉,冷声训斥。
   
    “小的只是觉得,皇子和您有些像。”赵寻试探着说道。
   
    “当然像,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外甥似舅么?”景城揽上赵寻的肩用谄媚而又不会让人觉得反感的笑容道:“小舅妈好。”
   
    赵寻愣了半晌才听懂景城用日语说出来的这两句话,明白之后急急退了一大步瞪大眼睛看着笑眯眯地景城。
   
    “大、大人是您舅舅?”
   
    景城点头。川崎皱了下眉,没说什么。
   
    还真是皇室子孙,那么动了川崎,日本皇室多半要对共军不死不休了。
   
    “不要拘谨,今天就我们三人,咱们好好聊天。”景城招来侍者点了些酒菜,回头又用迷之讨好的眼神看向赵寻,“小舅妈想吃点什么?”
   
    赵寻脸色一青,咳了一声,无力回道:“随您。”
   
    景城看他脸色就知道自家舅舅没把人哄到手,现在在一起多半是不情不愿。
   
    啧啧啧,景城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冷面的川崎,然后又快速的收回去,拿出放在椅子边的礼盒,笑着将它推到赵寻手边。
   
    “这是瑞士出产的百达翡丽表,给您做见面礼。”景城稍稍收敛了些,用亲昵而郑重的语气对赵寻说道。
   
    赵寻有些不知所措,川崎伸手将盒子接过,对着景城投去一个隐晦的,带着赞赏的眼神。
   
    景城接收到这个眼神顿时得意起来,向川崎使眼色讨赏。
   
    川崎好心情的答应了。
   
    景城的任务成功完成。
   
    赵寻低头想着回去之后如何向组织报告,而未抬头关注两个别有用心的日本人在互相传递眼色。
   
    “赵先生有什么爱好么?”不得不说,景城极会讨人喜欢,赵寻这般警觉的人被他带动着便不知不觉套了话去。
   
    “偶尔会去听听戏。”赵寻吃着菜,一边吃一边赞扬景城会找地方。
   
    “您要是想吃好吃的,找我准没错,这些日子我让手下找些出名的饭店,他给我列了一长串饭店名单,这还只是其中一家呢。”景城乐呵呵地给他倒酒,“您要是喜欢吃西餐,我还可以带你进租界吃洋餐。”
   
    “那些洋人的饭菜哪有中国的好吃。”赵寻不屑地摆摆手,喝的有些上头了,肆无忌惮地说:“我们中国人做了几千年的饮食文化,亚洲周边国家哪一个能比得上中国?都不是在学我们国家么?”
   
    川崎给他夹了一筷烤鹿肉,看着嘟嘟囔囔说着中国多好多好的赵寻眼底带着笑意。
   
    这才是原本的性格不是么?骄傲又带着刺,瞧着就让人蠢蠢欲动。
   
    “舅舅,克制点,想做什么回家再做,舅妈现在还在和我吃饭呢。”景城仗着自己和赵寻聊的投机,不怕死的挑衅川崎。
   
    “什么舅妈,我告诉你再说一句我可要撕了你去喂狗!”听到‘舅妈’这一词,赵寻似被戳中了爆点,拍着桌子指着景城大骂。
   
    这小暴脾气。川崎笑意更胜,这平时得忍得多辛苦啊。
   
    “赵寻,我们先回去,别理这个人。”川崎非常不道德的过河拆桥,十分嫌弃地看向景城。
   
    赵寻摇摇晃晃地被川崎扶着出门,留下景城目瞪口呆地傻坐在原地。
   
    ???这两人变脸变得真的有点快啊?

——爆字数了!五一节快乐各位ヾノ≧∀≦)o
   

[日本军官×共军卧底]8


    “赵寻同志,你怀疑川崎凉泽和美国人有关系?”
   
    “是,日本人的五官很平板,之前没认真注意,但是这几天发现他的五官十分深刻,而且……那些小鬼子身高……川崎至少有八尺高!”
   
    “这倒是我们疏忽了,行,我们会去侦察他的身份。你先回去吧,不要让他起疑。”
   
    “司令……”
   
    “对了,国民党那边最近也派探子潜入川崎军队的内部,准备将敌人一网打尽,如果出了意外……我们能帮衬着就帮着点。你是组织里唯一一个潜伏到川崎身边的人。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护好自己。见机行事。”
   
    “是!”
   
    ·
   
    “今天晚上跟我去见景城皇子。”川崎一边处理文件一边说道。
   
    赵寻整理文件的动作一停,旋即应是。
   
    川崎和皇室会有联系么?啧,那川崎的背景还真不一般的大。
   
    “在想什么?”猝不及防被人拉了一把,赵寻重心不稳直接倒在川崎身上。
   
    “大人!”赵寻腰抵着木质的扶手,半身被川崎揽在怀里,脚离了地的感觉非常难受。“先放我下来,大人……”赵寻想挣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和川崎比起来简直是猫对着老虎。
   
    是了,那天早上他就发现川崎的肌肉非常内敛,平常穿衣不显山水,脱下衣来就是一场视觉的冲击。
   
    这小鬼子身体居然这么强壮。
   
    多半是个假洋鬼子吧。
   
    “又走神。”川崎低头,浅栗色的眼仁被半隐半藏在长睫之下。
   
    “小的在想见皇子要准备些什么”
   
    “不用费心思,私下里的见面罢了。”川崎用鼻子轻轻蹭过赵寻的鼻头,暧昧而又亲昵的模样。“有空想这些,不如想着怎么讨好我才是实在的。”
   
    赵寻打了个颤,面露抗拒之色,川崎脸色一沉,掰起赵寻的下颚便吻了上去,凶狠程度似是想将人生吞入腹一般。
   
    “赵寻,你要明白,在你被我带回来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由不得你做主了。”将赵寻吻到快窒息时,川崎稍稍离开他的唇,盯着他的眼睛用冷得彻骨的声音说道。
   
   
   
    ·
   
    自那日云雨之后川崎便一直忍着没碰赵寻,他到底顾及了赵寻的身体。
   
    然而,初尝猎物滋味的川崎本就食髓知味的不行,这几日又受赵寻挑衅,如今怒火和欲火一并爆发,赵寻差点没能从办公桌上下来。
   
    “都说过了,最好安分点,我留着你就这点用处。”川崎伏在他身后,惩罚性地咬了他的后颈一口。
   
    赵寻疼得冒汗,虽然只做了一次,但川崎完全没有照顾到他的感受,纯粹只是发泄罢了。
   
    赵寻狠狠一闭眼,心里再次幻想着终有一天要将川崎整个人剁碎了喂狗。开口说的却是:“小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