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堂雅奕

每天都在跪触orz

迷……这些到底因为啥被河蟹了……ORZ

【库洛洛×原创受】

私心转一个(抱头遁走)

阿再:

排排排雷!
1.团子攻×重生叔受
2.团长肯定会ooc,毕竟两年没看动漫了,百度也觉得烦,本文纯粹YY,请各位谨慎跳坑。
3.走日常温馨风,尽量没有旅团和漫画主角们出来当灯泡。
4.更新不定。
PS:会悄咪咪看第一章评论,要是拍砖占多数就不占tag,后文会发在自己的主页里,想看的筒子们可以戳我主页查看后文,么么哒。


《食客》


01
雨天里的客人


望着店外漆黑一片的天,齐流打算偷个懒,早点关上店门去玩把游戏。
重生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太久了,天性随遇而安的齐流也从一开始的紧张转变成如今这种混吃等死的自在日子。
身体的前主人死在自己的房间里,颈脖间只有细细的一丝红痕,死的悄无声息。
齐流在这具身体里醒过来时只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毕竟,比起之前自己那破烂的身体来说,能走能跳就已经很好了。
正想着,门便被推开了,一个面色苍白的黑发少年踏入门内,他朝着齐流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老板,上些吃的。”
齐流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但见他不过一个小孩子,大雨天的还饿着肚子,便不忍将他赶出去,转身进了厨房生火做饭。
恰巧今日剩了一些饭,齐流惦记着门外那个饥肠辘辘的小孩,心想最快的应该就是蛋炒饭了吧。可个世界好像没有蛋炒饭这种食物,若那孩子不敢吃怎么办?
犹豫了几秒,齐流抄起铲子将饭倒进锅里,大不了说是祖传的食谱嘛。
——————
“好香。”黑发的少年嗅了嗅面前的饭,一张漂亮的脸上带了点兴趣盎然,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正在给他盛汤的男人,握住勺子将碗里的米饭放入嘴里。
“喝点汤,小心噎着。”齐流将蛋汤推了推,心里想着果然是饿狠了,他这汤才盛好呢,这孩子就把一碗饭全吃了。
少年听话地喝了几口,完了用纯黑色的眼睛看着齐流。
嗯……难道是还没吃饱?齐流想着,开口问:“还需要吃点别的么,炒饭没了。”
少年皱了下眉,像是有点不甘心,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用期盼地眼神看着齐流。
齐流心中一软,摸摸他柔软的黑发,“这次可能要等久一点,叔叔给你做点好吃的。”
少年僵了一下,及时将要爆发的念力压制住,乖巧地应声。
齐流很愉快地再次走进厨房,纠结着给这孩子准备做什么好呢?
前世他是个同,注定一辈子没有子嗣,三十几岁的人了,身边总是孤零零的,看着同学好友们婚后秀儿子女儿的时候那种孤独感便更强了,可他自小先天性心脏病,活得清心寡欲,不能有任何情绪上的大波动,想着领养一个孩子回来若是太熊自己可能会被气死,领养个听话点的又不忍心给了人希望又让人失望,他这病哪天控制不住就能把他的命给收了。
一腔父爱无处可施,所以他对年纪小的孩子总是喜欢纵容溺爱。
————
那个男人……库洛洛撑着头面朝墙壁发呆。五天前他曾来过这个地方,面前的男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被玛奇解决掉了。
玛奇的玛奇不会失手,他也瞧见男人领口中裸露出的颈脖有一道短短的红痕,玛奇的念线越短越具杀伤力,而男人连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活下来?
真是有趣呢。
库洛洛垂下眼帘,鼻子轻嗅,温暖的炒饭香气依旧若有若无的萦绕在他周身。


                                                  ——TBC

七月·粮

  (非美强,不喜勿点)
  貌美狠毒神经病攻×二货暴躁受

   
    胡祺记忆中最后一次看见白禹哲那妖孽是在五年前的药言庄里,师傅难得被人气的跳脚,动了真怒,将白禹哲逐出药言庄。
   
    白禹哲偷练毒物,并在同门身上试毒,令其成了废人。
   
    胡祺在人群中听得心惊肉跳,他记得那个被下毒的同门,就是他们的二师兄,因为嫉妒白禹哲是师傅最器重的弟子便十分不爽,见了面总要挑衅一番,然白禹哲也不是个谦逊的主,每次见着二师兄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开口说出的话更是令人恨得牙痒痒。
   
    这些倒还不算什么,令这种紧张的关系直接爆炸的导火线是——二师兄喜欢的妹子和白禹哲好上了,更要命的是不过两三日白禹哲就对那姑娘厌烦了,不管那姑娘寻死觅活求他也没令白禹哲有半点触动。
   
    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二师兄哪咽得下这口气,召集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寻白禹哲的麻烦。
   
    白禹哲平日里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这次之所以能招到这么多人就是因为白禹哲积怨积得太深了,一部分为了给那个在庄中头衔为第一美人的姑娘出口恶气,一部分是纯粹看白禹哲不爽太久难得有个组团讨伐妖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然而结果是……
   
    几百号人全倒下了。
   
    白禹哲抱着胸用脚尖勾起二师兄的头,缓缓笑道:“你太令我感到恶心了。”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二师兄被废,那天组团的团员浑身瘙痒七日,欲仙欲死。
   
    胡祺和白禹哲也不对付,之所以没去,倒不是因为良心未泯,全是因为——因为他在那一天前就被白禹哲整得拉了一天肚子,组织讨伐妖孽结果被敌人歼灭全军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捂着菊花问候白禹哲全家呢。
   
    往事不堪回首啊……
   
    药言庄在整个中原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庄里随便拉出一个小弟子都是医术高手,庄里也不限制弟子们的自由,哪天兜里没钱了就出个山亮出个药言庄的腰牌在地上坐会儿,不消片刻肯定会有人捧着重金巴拉巴拉地求医。
   
    胡祺接了王家的重金,着手医治王家千金大小姐疯狂脱发的怪病,观察了几日,胡祺只能得出大小姐不是受了诅咒而是中毒这个结论。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
   
    直到见到多年不见的白禹哲时他才恍然大悟,以前他有在白禹哲的千毒录里看见这种毒来着。
   
    五年不见,白禹哲的长相愈发向妖孽靠近。
   
    只是光站在那就有种令人迷眩的妖力。
   
    妖精!
   
    胡祺暗暗叫了一声。
   
    “哼,白师弟好久不见。”胡祺想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天便气得牙痒。
   
    白禹哲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么说便将门关上了,那力度,活像在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奇了!
   
    胡祺眼睛一亮,从来只有别人绕着白禹哲走的份,什么时候轮到白禹哲躲别人了?胡祺的鲜血沸腾,觉得大仇即将得报。
   
    多年之后,胡祺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被自己蠢哭。
   
    “滚开!”白禹哲哑着嗓子低喝,一张俊脸绯红,烟波流转之间便可勾魂摄魄。
   
    胡祺扑在白禹哲面前的门板上,看了一会儿死死掐住大腿才忍住没笑出来。做为一个医者听这声音他就意识到白禹哲这般躲着他是为何了。
   
    “看来师弟正忙,那师兄我改天再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夭寿啦!药言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鬼才中春药了!哈哈哈哈!胡祺心中笑得打滚。
   
    “我改变主意了。”只听一声冷笑过后,胡祺的后领便被扯住,胡祺猝不及防倒在白禹哲身上,没等他站起来白禹哲就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胡祺只能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白禹哲关好门,一张妖精似的俊脸浮起温柔地笑,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已经完整的话:“师、师弟、你别冲动、唔……”
   
   
    ——————
    嗯,没了,又是瞎几把写的一点小段子,不用催后续了,因为肯定没有(疲惫的微笑.jpg)

平凡人13


·

不等他再嘲讽些什么,扣门声突然响起。川崎看着赫蒂斯胜券在握的神色忽然紧张了起来。

赵寻……

……

赵寻!

川崎失魂落魄地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床是早先为了赵寻休息准备的,本身他是睡不惯这种太过柔软的床。这个房间里还有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存在,不知不觉赵寻入侵他的空间越来越大,他也一再宠让着赵寻,赵寻性子刚硬,不会将自己的需求说出来,他便下了心思去观察赵寻,了解他的喜好。

这辈子他还未曾这般真心对待过谁。

他一开始便知道赵寻是卧底,也明白赵寻内心至始至终都在恨自己。

不过他从不在意,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并不一定需要对方配合。

以前做错的事已经不可能挽回了,他便费尽心思地去宠着赵寻。对于心里早就扭曲的他来说,没将赵寻囚禁在除了自己以外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已经算是他……爱着一个人能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赵寻那种性子若是被他囚禁起来肯定会拼个两败俱伤也要逃走,虽然他有能力将人抓回来,只是那样赵寻整天就只会想着怎么寻死摆脱自己了。

只是想想他便觉得不能忍受。所以他宁愿让赵寻带着复仇的目的留在自己身边。

他甚至能感受到前些日子赵寻已经开始对他软化了。

可今天赵寻便在赫蒂斯的帮助下逃离了自己身边。

·

“还在想你那小情人?”赫蒂斯在他办公桌上扔下一张报纸。

川崎只看了一眼,呼吸便是一窒。

东北军械库一夜之间竟被洗劫至净!

川崎背脊一阵发冷。东北军械库对于现今的日本来说何其重要,皇室定会追究所有主事人的责任,哪怕是他这个有皇室血统的将军。

“你若是想活着,那便收拾收拾东西随我回去。”赫蒂斯看着面色灰白的川崎,眼中闪过一丝嘲讽。“是你把这秘密告诉他的吧?再一次被背叛的感觉如何?”

“闭嘴!”川崎有气无力地喝了一声。

“好吧,恼羞成怒了呢。”赫蒂斯笑道,“如果我是你 我就会选择当下便动身去美国做一个豪门世家的继承人,等到所有权利都收归于己时再把背叛的人抓回来慢慢教训。”

川崎闭上眼面色紧绷,赫蒂斯给出的诱惑确实够令人动摇。

赵寻……

“好。”



集训太累了,这文没法更了。
感谢喜欢过这篇文的大家。

百无一用:

我爱你们

莫竹明: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炸个尸,感谢你们对我这个懒鬼不离不弃,你们不会知道有很多东西我都是准备丢一个开头就跑的,看着小红心和评论才会不停的督促自己往下写orz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九月缟素焚:

嗯,也是这样,谢谢你们每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更谢谢每一条评论!是你们给我继续写的动力!٩(˃̶͈̀௰˂̶͈́)و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平凡人》11

接上章,520福利2000+剩下的500+
·

晚饭毕,赫蒂斯单独叫了川崎在书房交谈。川崎看着面色拘谨的赵寻,想他是在赫蒂斯面前有压力,让他先回房休息。

“你可真让我吃惊,我的儿子。”赫蒂斯点了根雪茄,语气冷淡。

没有外人在,川崎也不打算和他客气。“有什么话可以开始说了,没空和你玩父慈子孝这码戏。”

赫蒂斯也不甚在意川崎的态度,兀自拿出一个黑色绒布袋,轻扔在茶几上。“打开看看,我想你会需要这个。”

川崎解开绳子,一枚镶着黑色宝石的扳指滑到他掌心里。

“这枚扳指代表家族中的大家长,这背后的权利大到你无法想象。要想从中国安全离开,首先你得戴上这枚扳指。”

川崎瞳孔微微一缩,他当然知道这枚扳指意味着什么,那是赫蒂斯的家族几世下来积攒的财富和权利,赫蒂斯能在美国呼风唤雨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这些。

这枚扳指是继承人的信物。

“为什么?”川崎将扳指放回袋子里。抬头冷静地看着赫蒂斯。

对面的男人半晌没有搭话,静静地将雪茄抽完,整理好仪容,才带着微笑道:“你也查到我没有正统继承人的消息了,你觉得我来找你是为什么?”

川崎静默,尽管先前便猜的了,但真正听到这句话时他还是觉得不太敢相信。

赫蒂斯这种人还会缺继承人?

他可是查到赫蒂斯有不少情妇和私生子来着,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血统不纯的混血。

“一群废物罢了。我没必要将努力了半辈子的家产留给那群没脑子的蠢货。”

“……”

“当然,我也有个条件。”

不等川崎变脸,赫蒂斯加深了面上的笑意。

“放弃赵寻。”

——集训。以后就要长弧了,更新随缘。

《平凡人》10

[军官×卧底的↑文名就是这个了]
    ·

   
    川崎向来活的随心所欲。
   
    觉得自己有陷进去的危险也是稍稍在意了一会,而后继续放纵。
   
    人生在世几十年,去事宛如梦幻,普天之下,岂有长生不灭者。
   
    就算不能天长地久又如何,能享受眼前的快乐也算是幸福。川崎这么想着,低头便在赵寻耳边轻咬了一口,“你最好不要做的太出格……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跳跃的时间轴)
   
    冬去春来,赵寻得知国军派来的探子准备将日军屯在东北的一整个仓库枪支弹药偷偷吞掉时,失语半晌才对面前那个笑得十分谦逊温文的男人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一整个仓库的军备物资川崎没对他说过,但是他回想起这一阵子陪着川崎开会时听到的消息,也能明白其重要性。
   
    那是皇室掏了国库近三分之二的钱从国外进口来的好东西。这些东西一旦投入到中国战场,那将是不亚于毒气,细菌战所带来的效果。
   
    “林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赵寻平复了一下情绪,力求淡定地问。
   
    “嗯……你先稳住川崎,不要让他看出来我们的计划便好。”林道元作势想了一会儿,笑着和赵寻交待。
   
    “……”感觉被戏弄了的赵寻。
   
    “时候不早了,川崎一个小时没看见你就该发怒了吧?”林道元暧昧地对赵寻挤了挤眼,饮尽杯中茶水,将茶钱放在桌上,起身离去。
   
    ……赵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默片刻,为什么,林道元一个国军卧底会知道他离开一个小时川崎便会发怒?是他查到的还是……日本高层都知道了?
   
    赵寻想到后者,脸顿时一阵青灰。
   
    ·
   
    “阿寻,过来。”昏暗的灯影下,川崎隐匿在沙发上,声线模糊。
   
    赵寻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到,林道元刚给自己透露出的计划该不会这就被发现了吧?
   
    “……大人怎么不开灯?”赵寻在门口踟蹰了一下,不自觉放轻了声音。
   
    “想些事情,没留神就天暗了。”川崎淡淡地说道。
   
    赵寻听出他声音中的疲惫,心下稍稍一惊。最近川崎工作量减少了很多,什么事会让川崎这个永远强势高傲的男人感到疲劳?
   
    “大人碰到烦心的事儿了?”赵寻走近他,将沙发旁的桌上台灯给拧开。
   
    暖黄的灯光悠悠驱散了一方黑暗,川崎似大梦初醒似地瞧了地上的灯光好一会,半阖眸子捕捉到赵寻的身影。
   
    “阿寻,坐下,陪我说会话。”
   
    “……”见今日的川崎状态有些不对,赵寻没敢忤逆他,依言乖乖坐在川崎身边。
   
    “若是我放弃攻打中国,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么?”
   
    赵寻被他这句话骇住了,看着神色清明的川崎镇定地问:“大人这是何意?”
   
    “美国加入协约国,日本必败无疑。留在这迟早被杀。”川崎点了烟,淡漠地说出这句话。
   
    赵寻还不知美国已加入了协约国,听了川崎的话心中一动,有几分欣喜又有几分怀疑。“小的自然会跟着大人共进退,只是……皇室那边……”
   
    “不必担心,我会护着你。”川崎将烟掐灭,随意扔进烟灰缸里。带着令人沉迷的烟味凑在赵寻唇上印了一吻。“只要你乖乖跟着我,我会生命来保护你。”
   
    声音渐渐低沉,赵寻心中一颤,闭上眼任川崎亲吻抚摸,一室旖然。

——
·
“若是我放弃攻打中国,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么?”
·
啧啧啧,这告白多撩人。

手残党的春天

师徒年下(bl粮)

然而岁月老去,人心难测。
   
    他终究是没能看透远修。
   
    他以为自己做的已足够好,好到能补偿远修失去双亲的仇恨。
   
    三百年,他以为这个漫长的时间能洗去所有的怨恨和痛苦。
   
    但是他错了,那三百年就像一场大雪,只将那最不忍直面的往昔轻轻覆盖,终有一时,冰雪融化,被掩埋的回忆涌上心头,藏在心底里的仇怨苏醒,潜滋暗长,最终冲破云霄。
   
    他咳了咳,血腥味直冲鼻喉。
   
    远修仍是一身黑,黑发被风吹的凌乱,真是,老不爱束发怎么能行,以后他不在了还有谁能管的住他……
   
    眼前的景象有些渐渐变得模糊,他看见远修走向他。
   
    于是强撑着直立,三百年他都是一个以身作则的好师傅,直到最后他也不忘在远修面前端着架子。
   
    远修一如既往地冷面寡言。
   
    他无奈,到这个时候还要累他开口道别。
   
    “往后……要记得束发,修仙……之人披头散发成何体统。”想到远修已堕入魔道,他顿了一下却坚持着说下去,不管怎样远修毕竟是他的弟子。
   
    本想用严厉的语气训教远修,奈何残败的身体却不容他所想,于是,说出来的话便好似情人间的喃语。
   
    他有些窘迫。
   
    远修没有说话,他也看不清远修的表情。
   
    “你打伤了一百七十位同门师弟师妹,念在你没伤他们一人性命,我不取你性命,但门派也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我以残害同门之罪将你逐出师门,你走罢。”他略略缓了缓,觉得还能撑得住片刻,大约远修离开门派山门前时。
   
    远修还在走近,他咬破舌尖,疼痛令他暂时拥有短暂的清明:“洛远修,离开云浮山!”
   
    “师傅……”远修在一步之外堪堪停下,依旧是清冷的声调。
   
    他费力地抬剑抵住远修。
   
    “真是……你总是这么倔。”远修叹了口气,随意伸指点了他的手腕,被他用尽全力握住的剑便脱手落地,发出一声铮鸣。
   
    远修将手覆在他的头顶。
   
    心中寂然,他静静闭上眼。
   
    错过远修眸中那抹无可奈何的笑意,后颈一疼,他向远修怀中倒去。
   
    低头轻轻蹭了蹭怀中人的发顶,远修咬破舌尖,将一滴精血渡进他口中。
   
    血契结成。
   
    从此,你便与我同生同灭,相伴相随,再也……不能离开我。
   
    我的师傅。
   
    没了那碍人的宗门,没有了那些总想和我抢你注意力的师弟师妹们,你就能乖乖和我在一起了吧?
   
    远修扬起一抹笑,暗金色的眸子紧紧锁定那张逐渐恢复血色的脸。
   
    他本就是魔,早该这样做了。
   
    不是么?
   
    ————#悲催的师傅没搞明白熊孩子突然暴走伤人为哪般,错误的理解不仅赔了师门还把自己赔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