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堂雅奕

最近严打,乐乎的各位太太们记得保护好自己的作品!我先把文删了,害怕。

卧槽!!!画得太好了叭!!!

祈荷:

Pearl。


p1江户盗贼团五叶 弥政
p2全职猎人  王麦
还有个伏黛(这个不算冷cp吧……)
前面两个真是西伯利亚冷cp,啥粮都没……哇QAQ

【劫刀】达拉崩吧

扩一波基友的文~

XeVio:


达拉崩吧改词


深夜发神经系列


主要是刚打完晋级赛的时候突然切到这首歌 有点毒到我了2333


至于为什么巨龙是亚索……好吧我承认之前在贴吧一个大手子那里看的亚刀文还是有点好看的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亚索 饰]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王子[泰隆 饰]又消失不见


王国[诺克萨斯 取景]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劫 饰]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盖伦 提供] 翻过最高的山[巨神峰 取景]


闯进最深的森林[扭曲丛林 取景] 把王子带回到面前


国王[杜丶克卡奥 饰]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再来一次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是不是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对对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break~[殴打提莫ing]


英雄影流之主 骑上最快的马[赫卡里姆 饰]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城堡[将军府 取景]里出发


战胜怪兽[蓝buff 饰]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商店老板 赞助]


无数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班德尔城 取景] 打开所有宝箱[深渊恐惧锤石 提供]


一路风霜[迦娜、丽桑卓 提供]伴随 指引前路的圣月光[戴安娜 提供]


闯入一座山洞  王子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再来一次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是不是


青铜霸主一神九坑搞事托儿索


不对 是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break~[殴打提莫ing]


于是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砍向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然后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咬了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最后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他战胜了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救出了


刀锋之影最强刺客贼好看泰隆


回到了


诺克萨斯克卡奥家将军府之城


国王听说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他打败了


疾风剑豪流浪武士高浪帅亚索


就把


刀锋之影最强刺客贼好看泰隆


嫁给


影流之主帅气逼人最强火影劫


啦啦影流之主刀锋之影 幸福地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 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 孩子称作田二狗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劫:你很闲?老子的人你也敢绑?


亚索:现在可以ban十个,我不闲谁闲?


十分有道理以至于大家无言以对只能幸灾乐祸

【库洛洛×原创受】

私心转一个(抱头遁走)

阿再:

排排排雷!
1.团子攻×重生叔受
2.团长肯定会ooc,毕竟两年没看动漫了,百度也觉得烦,本文纯粹YY,请各位谨慎跳坑。
3.走日常温馨风,尽量没有旅团和漫画主角们出来当灯泡。
4.更新不定。
PS:会悄咪咪看第一章评论,要是拍砖占多数就不占tag,后文会发在自己的主页里,想看的筒子们可以戳我主页查看后文,么么哒。


《食客》


01
雨天里的客人


望着店外漆黑一片的天,齐流打算偷个懒,早点关上店门去玩把游戏。
重生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太久了,天性随遇而安的齐流也从一开始的紧张转变成如今这种混吃等死的自在日子。
身体的前主人死在自己的房间里,颈脖间只有细细的一丝红痕,死的悄无声息。
齐流在这具身体里醒过来时只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毕竟,比起之前自己那破烂的身体来说,能走能跳就已经很好了。
正想着,门便被推开了,一个面色苍白的黑发少年踏入门内,他朝着齐流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老板,上些吃的。”
齐流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但见他不过一个小孩子,大雨天的还饿着肚子,便不忍将他赶出去,转身进了厨房生火做饭。
恰巧今日剩了一些饭,齐流惦记着门外那个饥肠辘辘的小孩,心想最快的应该就是蛋炒饭了吧。可个世界好像没有蛋炒饭这种食物,若那孩子不敢吃怎么办?
犹豫了几秒,齐流抄起铲子将饭倒进锅里,大不了说是祖传的食谱嘛。
——————
“好香。”黑发的少年嗅了嗅面前的饭,一张漂亮的脸上带了点兴趣盎然,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正在给他盛汤的男人,握住勺子将碗里的米饭放入嘴里。
“喝点汤,小心噎着。”齐流将蛋汤推了推,心里想着果然是饿狠了,他这汤才盛好呢,这孩子就把一碗饭全吃了。
少年听话地喝了几口,完了用纯黑色的眼睛看着齐流。
嗯……难道是还没吃饱?齐流想着,开口问:“还需要吃点别的么,炒饭没了。”
少年皱了下眉,像是有点不甘心,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用期盼地眼神看着齐流。
齐流心中一软,摸摸他柔软的黑发,“这次可能要等久一点,叔叔给你做点好吃的。”
少年僵了一下,及时将要爆发的念力压制住,乖巧地应声。
齐流很愉快地再次走进厨房,纠结着给这孩子准备做什么好呢?
前世他是个同,注定一辈子没有子嗣,三十几岁的人了,身边总是孤零零的,看着同学好友们婚后秀儿子女儿的时候那种孤独感便更强了,可他自小先天性心脏病,活得清心寡欲,不能有任何情绪上的大波动,想着领养一个孩子回来若是太熊自己可能会被气死,领养个听话点的又不忍心给了人希望又让人失望,他这病哪天控制不住就能把他的命给收了。
一腔父爱无处可施,所以他对年纪小的孩子总是喜欢纵容溺爱。
————
那个男人……库洛洛撑着头面朝墙壁发呆。五天前他曾来过这个地方,面前的男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被玛奇解决掉了。
玛奇的玛奇不会失手,他也瞧见男人领口中裸露出的颈脖有一道短短的红痕,玛奇的念线越短越具杀伤力,而男人连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活下来?
真是有趣呢。
库洛洛垂下眼帘,鼻子轻嗅,温暖的炒饭香气依旧若有若无的萦绕在他周身。


                                                  ——TBC

七月·粮

  (非美强,不喜勿点)
  貌美狠毒神经病攻×二货暴躁受

   
    胡祺记忆中最后一次看见白禹哲那妖孽是在五年前的药言庄里,师傅难得被人气的跳脚,动了真怒,将白禹哲逐出药言庄。
   
    白禹哲偷练毒物,并在同门身上试毒,令其成了废人。
   
    胡祺在人群中听得心惊肉跳,他记得那个被下毒的同门,就是他们的二师兄,因为嫉妒白禹哲是师傅最器重的弟子便十分不爽,见了面总要挑衅一番,然白禹哲也不是个谦逊的主,每次见着二师兄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开口说出的话更是令人恨得牙痒痒。
   
    这些倒还不算什么,令这种紧张的关系直接爆炸的导火线是——二师兄喜欢的妹子和白禹哲好上了,更要命的是不过两三日白禹哲就对那姑娘厌烦了,不管那姑娘寻死觅活求他也没令白禹哲有半点触动。
   
    十六七岁的年龄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二师兄哪咽得下这口气,召集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去寻白禹哲的麻烦。
   
    白禹哲平日里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这次之所以能招到这么多人就是因为白禹哲积怨积得太深了,一部分为了给那个在庄中头衔为第一美人的姑娘出口恶气,一部分是纯粹看白禹哲不爽太久难得有个组团讨伐妖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然而结果是……
   
    几百号人全倒下了。
   
    白禹哲抱着胸用脚尖勾起二师兄的头,缓缓笑道:“你太令我感到恶心了。”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二师兄被废,那天组团的团员浑身瘙痒七日,欲仙欲死。
   
    胡祺和白禹哲也不对付,之所以没去,倒不是因为良心未泯,全是因为——因为他在那一天前就被白禹哲整得拉了一天肚子,组织讨伐妖孽结果被敌人歼灭全军的时候他还躺在床上捂着菊花问候白禹哲全家呢。
   
    往事不堪回首啊……
   
    药言庄在整个中原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庄里随便拉出一个小弟子都是医术高手,庄里也不限制弟子们的自由,哪天兜里没钱了就出个山亮出个药言庄的腰牌在地上坐会儿,不消片刻肯定会有人捧着重金巴拉巴拉地求医。
   
    胡祺接了王家的重金,着手医治王家千金大小姐疯狂脱发的怪病,观察了几日,胡祺只能得出大小姐不是受了诅咒而是中毒这个结论。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事。
   
    直到见到多年不见的白禹哲时他才恍然大悟,以前他有在白禹哲的千毒录里看见这种毒来着。
   
    五年不见,白禹哲的长相愈发向妖孽靠近。
   
    只是光站在那就有种令人迷眩的妖力。
   
    妖精!
   
    胡祺暗暗叫了一声。
   
    “哼,白师弟好久不见。”胡祺想起那不堪回首的一天便气得牙痒。
   
    白禹哲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么说便将门关上了,那力度,活像在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奇了!
   
    胡祺眼睛一亮,从来只有别人绕着白禹哲走的份,什么时候轮到白禹哲躲别人了?胡祺的鲜血沸腾,觉得大仇即将得报。
   
    多年之后,胡祺回想起这一幕还是会被自己蠢哭。
   
    “滚开!”白禹哲哑着嗓子低喝,一张俊脸绯红,烟波流转之间便可勾魂摄魄。
   
    胡祺扑在白禹哲面前的门板上,看了一会儿死死掐住大腿才忍住没笑出来。做为一个医者听这声音他就意识到白禹哲这般躲着他是为何了。
   
    “看来师弟正忙,那师兄我改天再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夭寿啦!药言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鬼才中春药了!哈哈哈哈!胡祺心中笑得打滚。
   
    “我改变主意了。”只听一声冷笑过后,胡祺的后领便被扯住,胡祺猝不及防倒在白禹哲身上,没等他站起来白禹哲就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胡祺只能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白禹哲关好门,一张妖精似的俊脸浮起温柔地笑,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已经完整的话:“师、师弟、你别冲动、唔……”
   
   
    ——————
    嗯,没了,又是瞎几把写的一点小段子,不用催后续了,因为肯定没有(疲惫的微笑.jpg)

百无一用:

我爱你们

莫竹明:

慧子_想吃莱花拉郎:

炸个尸,感谢你们对我这个懒鬼不离不弃,你们不会知道有很多东西我都是准备丢一个开头就跑的,看着小红心和评论才会不停的督促自己往下写orz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九月缟素焚:

嗯,也是这样,谢谢你们每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更谢谢每一条评论!是你们给我继续写的动力!٩(˃̶͈̀௰˂̶͈́)و

Whisper~想当甜饼生产商:

是的,谢谢你们。(。・ω・。)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手残党的春天

师徒年下(bl粮)

然而岁月老去,人心难测。
   
    他终究是没能看透远修。
   
    他以为自己做的已足够好,好到能补偿远修失去双亲的仇恨。
   
    三百年,他以为这个漫长的时间能洗去所有的怨恨和痛苦。
   
    但是他错了,那三百年就像一场大雪,只将那最不忍直面的往昔轻轻覆盖,终有一时,冰雪融化,被掩埋的回忆涌上心头,藏在心底里的仇怨苏醒,潜滋暗长,最终冲破云霄。
   
    他咳了咳,血腥味直冲鼻喉。
   
    远修仍是一身黑,黑发被风吹的凌乱,真是,老不爱束发怎么能行,以后他不在了还有谁能管的住他……
   
    眼前的景象有些渐渐变得模糊,他看见远修走向他。
   
    于是强撑着直立,三百年他都是一个以身作则的好师傅,直到最后他也不忘在远修面前端着架子。
   
    远修一如既往地冷面寡言。
   
    他无奈,到这个时候还要累他开口道别。
   
    “往后……要记得束发,修仙……之人披头散发成何体统。”想到远修已堕入魔道,他顿了一下却坚持着说下去,不管怎样远修毕竟是他的弟子。
   
    本想用严厉的语气训教远修,奈何残败的身体却不容他所想,于是,说出来的话便好似情人间的喃语。
   
    他有些窘迫。
   
    远修没有说话,他也看不清远修的表情。
   
    “你打伤了一百七十位同门师弟师妹,念在你没伤他们一人性命,我不取你性命,但门派也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我以残害同门之罪将你逐出师门,你走罢。”他略略缓了缓,觉得还能撑得住片刻,大约远修离开门派山门前时。
   
    远修还在走近,他咬破舌尖,疼痛令他暂时拥有短暂的清明:“洛远修,离开云浮山!”
   
    “师傅……”远修在一步之外堪堪停下,依旧是清冷的声调。
   
    他费力地抬剑抵住远修。
   
    “真是……你总是这么倔。”远修叹了口气,随意伸指点了他的手腕,被他用尽全力握住的剑便脱手落地,发出一声铮鸣。
   
    远修将手覆在他的头顶。
   
    心中寂然,他静静闭上眼。
   
    错过远修眸中那抹无可奈何的笑意,后颈一疼,他向远修怀中倒去。
   
    低头轻轻蹭了蹭怀中人的发顶,远修咬破舌尖,将一滴精血渡进他口中。
   
    血契结成。
   
    从此,你便与我同生同灭,相伴相随,再也……不能离开我。
   
    我的师傅。
   
    没了那碍人的宗门,没有了那些总想和我抢你注意力的师弟师妹们,你就能乖乖和我在一起了吧?
   
    远修扬起一抹笑,暗金色的眸子紧紧锁定那张逐渐恢复血色的脸。
   
    他本就是魔,早该这样做了。
   
    不是么?
   
    ————#悲催的师傅没搞明白熊孩子突然暴走伤人为哪般,错误的理解不仅赔了师门还把自己赔了进去#